愚行錄 電影.jpg

 

【劇情簡介】

 

某日,一處寧靜的住宅區發生了一宗兇殺案件。被害者田向浩樹(小出惠介 飾)是在知名建築公司工作的白領上班族。其妻友季惠(松本若菜 飾)為一名性格溫和且受鄰居歡迎的氣質美女。夫妻倆與女兒經常一同出門購物,是人人稱羨的「理想家庭」。案發當天,田向的屍體在家中的一樓被發現,而妻子友季與女兒則是陳屍於二樓的臥室,一家三口被殺害,此事件引發了關注。

 

一年後,此案的案情仍毫無進展。八卦雜誌記者田中(妻夫木聰 飾)決定重新調查事件真相,而開始採訪當年事件關係者。然而,過程中令人無法想像的事實,卻逐漸的浮出水面......

 

(以上文字取自維基百科、圖片為網路搜尋)


 

 

 

 

 

(以下有部分劇透,請自行斟酌)

 

 

 

 

電影《愚行錄》的步調很慢,整部電影大多是不起眼的平凡場景與對白,看習慣緊湊刺激類型電影的人可能會覺得枯燥,但如果是習慣日系推理的人,應該非常適應,並會越看越覺得恐怖與諷刺。

電影開頭用一幕再簡單不過的日常,精確地傳遞整部電影的基調。

記者田中在公車上被熱心路過乘客要求讓座給老婦人,他一聲不吭起身,在老婦人坐下後,冷不防往前一摔,一瘸一拐顯示他腳不方便,整車乘客的視線此刻全集中在「逼行動不便人士讓位」的「自以為熱心」乘客身上,施以無言的壓力。然而田中一下公車,走沒幾步路又跟沒事人一樣,他故意要施加罪惡感給那位「自以為是」的熱心乘客。

《王牌大律師》的第一集也有類似場景,黛要求古美門讓座被教訓了一頓,認為她只用她看到的就下判斷,而田中同樣教訓了只想滿足自己正義欲望的人,只是他用的是沉默的壓力。

接下來隨著記者田中的腳步,《愚行錄》的兩條主線逐漸浮現,一條是滅門血案,另一條則是與田中切身相關,親妹妹光子的虐兒案。

滅門血案的夫妻田向與夏原,在朋友們的口中都是頗有魅力的「好人」,但當田中聽取他們與被害者過往的回憶,會忍不住覺得這兩人本性爛到不行。

田向為了獲取人脈與資源,用看似誠懇的外表到處劈腿拐騙女性,大言不慚說那是因為他重視未來,才會用盡任何能讓未來更好的手段,能真正成為他伴侶的人自然也會得到他不擇手段爭取來的一切。

夏原看似親切友善,實則利用身邊的同學們與男人打進上流圈子,若有似無地挑撥他人感情、明知是推羊入虎口,卻還裝作清純無辜的樣子,彷彿「跟朋友分享好東西」。

接受田中採訪的人們對這兩人的反應和評價非常有趣,雖然幾乎都是偏向靜態的談話場景,細想這些人的對白與彼此的關係,不只底下暗潮洶湧,也能輕易察覺,這幾個接受採訪的人本身也不是什麼正直的好人,只不過是沒有遇到讓他們爆發的事件,使他們得以用「每個人都會發發小牢騷」的方式過平凡生活。

田向的同事拆散田向的戀情,騙到了一夜情後還跟田向一起大肆嘲笑女方,他至今仍覺得是有趣的事,很懷念田向,不懂這麼好的人怎麼會被殺。

田向的前女友之一說田向劈腿富二代女學生,要求女友們替他介紹進家中公司工作的事曝光後,三人攤牌,田向理直氣壯認為「人脈為什麼不能用」讓她傻眼,但有多少人能這麼坦率地說出來?

夏原的同學太過嫉妒夏原的好人緣,又因為男友被夏原煞到分手,幾乎到了歇斯底里的等級,卻也因此特別關注夏原的動向發現了噁心的事,拼命想告訴田中:夏原是個多麼差勁的爛人。

乍看瑣碎的小八卦們在電影後半慢慢串成一條線,卻又忽然碎成一片,原以為這些讓人聽了就覺得不舒服的事情是造成滅門血案的殺機,沒想到居然不是,有個前面看似累贅的伏筆就等著此刻出場。

 

真正的恨意與殺意,來自意識到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一切的瞬間,失去理智的絕望會讓人想摧毀一切。

 

 

《愚行錄》是頗貼近現實生活的一部灰暗懸疑電影,出場的角色雖然自私得令人不悅,但他們其實都沒犯什麼大奸大惡,就連欺騙感情也在對方同意(但未必知情)的情況下進行。

人的感情難以自我控制,喜歡一個人、討厭一個人、羨慕一個人,甚至是嫉妒一個人,某種程度上相去不遠,這份「不由自主的感情」卻導致日後的滅門血案,讓人很感慨。

這部電影單論劇情我認為是中上值得一看,但需要用閱讀日本推理小說般的專注與耐心觀賞,用心體會角色對白背後傳達的價值觀,且要有心理準備看完之後因為灰暗的劇情心情不好。

 

 

好不容易有空閒時間看電影,我怎麼就挑了這部……

 

 

 

 

推薦指數:7.5/1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時白/墨思 的頭像
時白/墨思

夜色漸深

時白/墨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